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德圣】 执念入血

  圣主迎着落日走进公司,推开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八大恶魔”中的剩下七个都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齐刷刷地视线以及他们嘴角莫名的笑容让圣主忍不住后退了半步,但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圣主镇定地坐到了他的椅子上 。

  圣主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巴莎,上面醒目的“SSS”表明这是一个最顶级的任务,但圣主还是成功的完成了。芭莎随手把照片放到桌子上,仍保持着微妙的笑容。

  “啧啧,”咒蓝双手抱在胸前,“不愧是咱们‘八大恶魔’的首领。”圣主听到之后有些得意,却敏锐的发觉到他话里有话,他手指轻轻地敲打桌面,“发生了什么?”

  西木兴奋地走到圣主的桌子面前,双手撑在圣主的桌子上,身体向前倾,“黑市有人接下了对你的刺杀任务!”圣主抬头看着剩下几个人眼中同样兴奋地神情,怀疑就是这几个人联合发布的悬赏,而“善解人意”的巴莎在看到他的眼神之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论我有一群很希望我被人刺杀的兄弟姐妹是什么感受,圣主式生无可恋.jpg

  圣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起外套站了起来,波刚咬下一口甜甜圈,含糊不清地说着:“祝你的对手任务成功。”圣主抢走她盘子里的最后一个小蛋糕,背对着众恶魔走了出去。

  “嗨,伙计们,”西木拿着从黑市里拿到的接下悬赏的人的资料,“这个人的代号是‘龙之子’诶,圣主不是一直说他是最后一条龙吗?”咒蓝接过资料,“圣主七八年前不是被人看见过领着一个小孩吗?虽然我们都没有见过。”“有好戏看了。”众恶魔露出搞事的微笑,殷切地希望圣主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正开车回家的圣主打了一个喷嚏,想也知道是他那群不靠谱的兄弟姐妹,杀手的直觉让他意识到他已经被盯上了,但刚完成一个高难度的任务,他的身体迫切地需要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他看了看天色,天空的远处有一片黑云在慢慢的聚集,但现在的天色依旧明亮,这时间足够他填饱自己的肚子,在白天执行刺杀任务的都是傻X,不足为惧。

  压缩饼干的味道不足以安慰他饿了两天的胃,等他解决了这个找麻烦的人之后一定要敲诈那几个人一顿大餐。圣主检查着自己的装备,将子弹填满空枪,擦干净了匕首上的血迹,匕首上映出圣主的眉眼,做杀手的一般老的慢,因为他们没有必要为一些琐事忧虑,岁月是把杀猪刀,杀手却用它收割别人的年华。

  圣主将窗帘拉开一道缝,观察着外面的天气,圣主取出茶几下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躺着一把不错的匕首,刀柄处刻着“Dragon”,正式成为杀手后的第一把匕首通常来源于师父或者父亲,这把匕首是他六年前找人打造的,但在圣主看来他的主人并没有资格带走他,作为杀手榜上数一数二的杀手,他的儿子,只许更强。

  屋内闪过一道闪电,一个炸雷将圣主的思绪拉回,他换上一件风衣,沿着一条小路,在大雨中走向了一个已经没有人居住的旧小区。

  雨水带来的不适感使得圣主皱起眉头,他讨厌雨水,热爱烈火,可以摧毁一切的烈火。 敌人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在圣主拐入第三个小巷时,一把飞刀冲破雨幕直向他而飞来,圣主微微一侧身,飞刀直直的插入墙的缝隙中。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墙上跳下,深黑色的兜帽掩饰住了他的长相,他跳下来之后并没有直接拿出刀,而是一拳砸向圣主的脸,圣主的拳脚功夫也不差,所以他没有直接拿出枪和刀来,而是通过对方的动作来判断他的资历,圣主冷笑一声,如果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就让他知道,他面前的是一条龙。

  对方拳拳要命,而且肯定仔细研究过他的招式,才不至于落于下风,圣主逐渐认真了起来。

  对方到底还是和圣主的实力差一点,他在将从墙里拔出的飞刀刺入圣主的肩膀的时候,圣主的匕首已经差一点切断他的气管了,他的腿已经被圣主刺了一刀,鲜血顺着雨水留入土壤,剧痛使得他愈发清醒,他不甘心地看着圣主,就差一点...

  圣主却没有急于要了他的命,对方的面容从兜帽中露出,借着月光,圣主越看眼前的人越熟悉,一个名字出现他的脑海里,他脱口而出,“德拉格?!”德拉格抬头望着圣主,艰难地说,“父亲。”脖子上的伤口又涌出一股鲜血。

  圣主拿匕首从德拉格的衣服上划下布条,边给德拉格进行简单的包扎,边端详着德拉格,瞧瞧他六年没见的儿子给他带来了什么惊喜,接了自己的悬赏,还给他肩膀上来了一刀,但紧实的肌肉和刚才对打时的身手又让他感到骄傲。

  圣主让德拉格靠在他没有受伤的那边肩膀上,扶着他回家。圣主的体温通过湿漉漉的衣服传到德拉格的身上,失血使得他的思维有些恍惚,他想起以前父亲曾经牵着他的手带他离开死人堆,那时候他就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天使,而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他还是心甘情愿地和他一起坠入地狱。

  圣主喜欢大房间,所以虽然他一直是一个人居住,他还是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一间自己住,一间放他的那些珍藏,还有一间,只简单的放了张床和床头柜,德拉格六年前离家出走,他五年前买了这套房子,杀手的生活太过刺激,他只有偶尔的时候会想,德拉格会不会回来,又想如果他仍然是个孩子,还不如就死在外面就好了。现在他终于回来了,并且已经具备了不错的实力,圣主相信德拉格以后一定会有能和他并肩作战的一天。

  圣主拿出医药箱,给自己和德拉格都上好了药之后,看了眼那个已经落了一层灰的房间之后,决定还是让德拉格和自己一起睡。

  连续几天的劳累使得圣主在躺上床之后便睡着了,只是梦呓一般轻轻地说“明天我就带你到你那几个不靠谱的叔叔姑姑面前显摆显摆!”

  德拉格不习惯有其他人待在他的身边,但却很享受待在圣主的身边的感觉,六年的时间足以让他成长,却仍然改不了他心里的妄念,他的心里疯狂地想把这个人揉碎在怀里,表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变强大,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和他父亲摊牌。

  止疼片的药效开始发作,德拉格睡了六年来第一个安稳觉。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