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游乐场

*演员设定
*有些没有说清楚的东西会在以后的文中写出来

-----

  “因为老板和医生都在拍戏,道人又不知道去哪了,所以让我们照看你?”陆子冈看着面前正在吃糖葫芦的汤远问到,汤远点点头,陆子冈转头看向一边的胡亥,胡亥抱着手臂,一脸嫌弃,显然是不想带孩子。

  陆子冈和胡亥难得有了几天休息的时间,本来准备出去玩几天的,没想到却还要管孩子,胡亥的不情愿也是陆子冈早就意识到的,但又确实不能把汤远一个人留在剧组,陆子冈正左右为难,却看见胡亥拿出手机转过身在和什么人说话。

  胡亥跟那边的人说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一转过身,就见陆子冈和汤远两个人同时看向他,胡亥以手成拳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声,“走吧,带他去游乐园,说好了就着这一天。”说完,就转身去了停车场。

  路上,陆子冈配汤远坐在了后排,陆子冈疑惑地发现今天胡亥竟然没有开导航,“亥,你认得去游乐场的路?”“嗯。”胡亥伸手从车上的收纳盒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陆子冈,陆子冈接过来一看,是某家游乐场的宣传,下面“赢氏集团”四个字明晃晃的,陆子冈了然,“又是你哥的产业。”

  “赢氏集团?”汤远凑到陆子冈的身边看到了那张卡片,“我好像在哪听到过。”“因为他还是你所在的学校的投资方之一,你应该在学校见到过他的名字。”胡亥淡淡地回答道,汤远仔细回忆了一下,“是不是那个叫‘扶苏’的大叔?”

  赢氏办公大楼中——
  扶苏打了个喷嚏,孙朔把空调调高了几度,“大公子,您要注意身体啊。”扶苏摆摆手示意没事,“刚才是亥儿的电话?他有什么事?”

  “小公子和陆先生去您之前买下的游乐园玩去了,让我给那里的管理通知一下。”

  “去游乐园?这么有童趣吗?”扶苏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还带了一个孩子。”

  “孩子?!”扶苏差点被咖啡噎住,“他们背着我偷偷有了个孩子?!”

  “不,是赵高的三师弟,您之前见过的。”

  扶苏想了想,没印象,颇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您想要小孩子的话可以自己生一个嘛。”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进入,修长的手指将眼镜勾下,露出红色的眼睛。

  扶苏并没有接他的话,他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个文件袋交给孙朔,“既然赵高已经回来了,孙朔你就继续回去照顾亥儿吧,这是他上回提的房子,你叫些人好好收拾一下,也算是我给他们补上的结婚礼物。”

  “是。”孙朔目不斜视的向门外走出去,经过赵高的时候,赵高很随意的将手搭在他肩膀上,“这么久不见,不陪陪我吗?”孙朔熟练的将赵高的手拍掉,快速地走出了房间。

  目睹一切的扶苏不想说话,只想回头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他也要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

  短短时间内就收获一套房的胡亥三人也终于到达了游乐园,今天的天气不错,游乐园里人也不少,陆子冈关上车门,见胡亥并没有拿出黑伞,“亥,没关系吗?”胡亥伸手拿出一副墨镜,“没事的。”见胡亥的脸色确是不像有事,便放下心了。

  说来奇怪,当年陆子冈在高中遇到胡亥的时候,胡亥还没有引人注目的白发和红眸。分开三年后,胡亥却已经是满头的白发了,而且很畏惧阳光,平常都要顶着把黑伞,陆子冈一开始以为是剧本需要,但后来发现确实是胡亥的身体原因,陆子冈虽然好奇,但他更多的还是心疼,所以比胡亥更操心这些问题。而逐渐的,陆子冈也发现胡亥的头发和眸色虽然已经无法改变了,但他对阳光的敏感度却在逐渐的下降,到现在已经很少用伞了,这很明显是个不错的变化 。

  胡亥在门口拿上票,转身准备叫陆子冈过来,却看见陆子冈正在发呆,眼神也不自觉的软了下来,他何其有幸才能遇到这个人,他被家族带回去三年,临走只来得及给他留下一条短信,而这人却真的等了他三年,对他消失三年事情只字不问,只说他回来就好,看到他满头白发之后,眼底只有惊讶和心疼。这个人,他绝对不会放手。

  汤远看着这两个身边冒着粉红泡泡的大人感到一阵阵的无语,在未成年人面前秀恩爱难道不怕教坏小孩子吗? !

  不过很快他就被一串糖葫芦和游乐园里各种各样的游戏吸引走了目光,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道人带走了,道人也就是个学识渊博的吃货,吃的东西精通,其他的半点不会,导致汤远一直只知道有游乐园的存在,却从来没来过。

  陆子冈看着汤远兴奋的模样,心情也好了不少,但随后他在看到汤远轻松的将一个猜谜摊子的谜语全部猜对了之后,看着摊主欲哭无泪的表情,心里不由地感叹老板以前从来没有带他的小师弟出来玩,真是有先见之明,汤远整个一文字类游戏杀手啊!

  不过汤远小朋友显然是很善良的,他只是从一堆奖品里面拿了几个抱在怀里,仰起脸给摊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叔叔。”摊主一只手捂住心头,一副被萌到了的表情。

  陆子冈表示这超出了他的认知,他需要静静。汤远抱着几个奖品,却突然拿出了里面的一个兔子玩偶递给胡亥,一直维持着高冷形象的胡亥疑惑地看着汤远递来的玩偶,汤远对胡亥露出了一个丝毫不逊刚才的笑容,“谢谢胡亥哥哥带我来游乐园玩。”胡亥伸手接过玩偶,笨拙地在汤远的头上揉了揉,僵硬地对汤远说,“乖。”

  陆子冈看着胡亥难得的无措,忍不住笑了出来,却见汤远又递给了他一个兔子玩偶,还是一样的笑容,陆子冈心中感叹,套路,都是套路,但他确实很吃这套。

  陆子冈偏头去看胡亥手里的兔子玩偶,他手里的兔子玩偶是褐色的,而胡亥手里的却是白色的,陆子冈看着已经跑向下一个游乐项目的汤远,这个孩子,真是出人意料的聪明。

  胡亥看着一直注视着汤远的陆子冈,“如果你想要的话,咱们以后也可以领养一个。”陆子冈摇摇头,“我有你就够了。”

  后来他们又把游乐场的项目玩了个遍,陆子冈和工作人员要了个袋子装汤远的战利品,陆子冈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鸡腿抱枕,这是刚才一个射击摊子的头等奖,汤远还是小孩子,陆子冈玩气枪从来没有打中过,胡亥借这个机会露了一手,枪枪都中的准确率让汤远和陆子冈都露出了仰慕的目光,胡亥转过头,避开这一大一小的目光,嘴角的笑容却怎么也藏不住。

  太阳已经落下,摩天轮的灯也亮了起来。 “汤圆!”陆子冈三人同时回头,看见老板医生和道人三个人都来了,“师父!”汤远奔向道人,将手里一个糖葫芦的玩偶交给道人,又将一些小零食递给医生,得意洋洋地说,“这都是我自己赢来的哦!”

  陆子冈将鸡腿玩偶交给老板,站起身来,“老板你们怎么来了?”“今天的任务结束了,见你们还没有回来,就过来看看。”医生好奇地捏捏玩偶,老板就把玩偶个医生抱着。

  “正好,”陆子冈指指摩天轮,“坐完摩天轮一起回去吧。 ”几个人都没有异议,就分别上了三个包厢。

  胡亥和陆子冈上了摩天轮,感受着摩天轮慢慢地向上,胡亥摘下戴了一天的墨镜,捏了捏眉心,“不舒服吗?”胡亥轻轻“嗯”了一声,陆子冈搓热了掌心,轻轻地敷在胡亥的眼上,胡亥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在陆子冈身上。

  等摩天轮停到地上的时候,陆子冈和老板打了招呼,就先带着胡亥上车了,陆子冈替胡亥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让胡亥坐了进去,陆子冈给胡亥寄好安全带,“你今天很累了,我来开车吧。”胡亥顺从地坐好,陆子冈打开导航,发动了车子。

  在等一个红灯的时候,陆子冈发现胡亥已经睡着了,他帮胡亥把头发整理好,从后座上拿过来个抱枕让胡亥睡的更舒服些。

  等回到他们的屋子,陆子冈把胡亥放到床上,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也上了床。玩了一天之后身体的劳累感在此时都爆发出来,陆子冈迷迷糊糊地想,今天能睡个好觉,一只温热的手轻轻地握住了陆子冈的手,尤其是在你爱的人就在身边的时候,陆子冈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