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生病

*剧组设定

-----

  “所以你去救不小心卡在树上的鸣鸿的时候没有站稳,却只摔伤了胳膊?!”医生吃着从果篮里拿出的苹果,对手臂打着石膏的胡亥的伤情表达了疑问,胡亥冷哼一声转过了头,用另一只没有事的手拿着剧本,很明显不想理医生。

  病房的门被打开,陆子冈拿着一个洗好的苹果走进来,从胡亥的外套口袋里拿出水果刀,坐在胡亥旁边的床上静静地给苹果削皮,医生目瞪口呆地看着陆子冈的动作,“不是,炉子你为什么要伺候这个少爷?”陆子冈的手停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继续说,“这两天正好我没有什么戏分,就随便帮着照顾一下呗。”

  医生本来还想说胡亥的家人呢,话出口前反应了过来,他两口将剩下的苹果解决,将苹果核扔到垃圾桶里,“慰问病号的任务完成了,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门又打开了,“忘了什么东西吗?”陆子冈以为是医生又回来了,却发觉身边胡亥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他抬头一看,是一个很高挑的男人,微卷的长发,戴着墨镜,男人伸手摘下墨镜,是一双妖治的凤眼,陆子冈直视着他的眼睛,在三十度的高温中竟然感受到了寒意自背后而生。

   屋子里一时没有人说话,赵高在打量够陆子冈之后,才向陆子冈伸出手,“我是赵高,可以算是胡亥的老师,听说他受伤了,他哥哥让我来问候一下。”陆子冈回头看了一眼胡亥,后者轻轻点了一下头,便伸手回握了赵高,之后便坐了回去,赵高随手打开医生刚才坐的椅子,坐在了胡亥的旁边。

  这个人和胡亥的关系不简单。陆子冈观察到在赵高坐下之后,胡亥的身体明显地向他这边倾斜着,他完好的那只手快把剧本攥破了之后,对赵高做出了初步判断。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但赵高显然是个很会调节气氛的人,他询问了一些关于剧组的情况,之后话锋一转,聊起了以前胡亥的一些趣事,陆子冈差点笑出声来,当他几乎打消了对赵高的警惕时,一只手紧紧地拽住了他的衣袖,陆子冈对上胡亥的目光,才猛然惊觉自己差点在赵高的引导下几乎把胡亥这两年的情况都说了出去,而赵高在看到胡亥的动作后,便收敛了笑容,眼里透过一丝遗憾。

  “有必要这么提防我吗?”胡亥以不信任的眼光回答了他,赵高无奈的摇摇头,“那我就走了,”转头看向陆子冈,“陆子冈是吧?麻烦你照顾小公子了。”陆子冈点点头,“我会的。”赵高起身离开,突然又转过身,指了指他进门时放到床头柜上的餐盒,笑容里有一点幸灾乐祸,“对了,这是你哥亲手煲的粥,不要浪费了哦~”他特意加重了“亲手”两个字,而陆子冈也发现胡亥的脸色瞬间变黑了,赵高显然很高兴看到他这个样子,步伐轻快地走出了病房。

  陆子冈疑惑的看着胡亥凝重的脸色,按理来说,能喝到自己亲哥哥给自己煲的汤,尤其是对于胡亥来说,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啊,胡亥似乎知道陆子冈在想什么,把餐盒递给了陆子冈,好奇心驱使陆子冈打开了餐盒,两秒后,求生欲使陆子冈盖上了餐盒,他艰难的询问胡亥,“我第一次见有人能拿白米熬出黑米粥的效果,你确定能喝?”胡亥淡定的接过餐盒,“只是味道奇特一点罢了。”

  胡亥在陆子冈的目光下舀起了一勺粥,看了一会儿,还是把餐盒盖上了,有些无奈地对陆子冈说,“好吧我确实喝不下。”陆子冈看着这位胡少爷难得的吃瘪忍不住笑了出来,把餐盒放到袋子里系上,“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拿回去帮你重新做一下吧。”在胡亥期待的目光下,陆子冈补充道,“我会顺便帮你捎一分草莓蛋糕的。”

  胡亥满意地点点头,陆子冈帮他调整了一下身后枕头的位置,就穿上外套准备回剧组顺便帮胡亥准备做晚饭,他回头,见胡亥已经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意外手受伤的原因,睡姿有些别扭,便小心的从病房里离开了。

  等到了傍晚,陆子冈拿着一大堆东西进了病房,胡亥在百无聊赖地看着窗户发呆,看见陆子冈进来之后眼睛明显亮了一下,但陆子冈没有注意到,他艰难地将拿着的东西放到胡亥旁边的空床上,拿出随身的水杯灌了口水,把拿来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

   “这都是你的助理孙朔让我给你拿来的。”他把一个毛绒绒的黄色仓鼠抱枕放到胡亥的床上,把一身干净的便服整理好,拿出几本小说和一个简易的书夹放到床头柜上,最后拿出了他重新煮过的粥和草莓蛋糕,边帮胡亥收拾餐具边和胡亥调侃,“孙朔真是把你当少爷宠,我去了剧组帮你拿衣服,他叮嘱我一个多小时你的习惯,我觉得他以后要是不干这行了,出去给人当管家也肯定能有一番成就。”

  胡亥搅了搅粥,陆子冈在里面又加了一些其他的辅料,神奇的将这碗原来可以当生化武器的粥煮成了正常味道,胡亥认真地思考让陆子冈当他的专用厨师,专门替他处理他哥做的食物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后还是决定让孙朔回头商量吧。

  陆子冈眼看着胡亥把一碗粥都喝光了,也有点惊奇,想,其实这个胡少爷也没有这么难伺候嘛。

  等胡亥吃完饭了,陆子冈和胡亥索性拿着剧本对下面的戏,两个人都是很认真的人,等两人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

  关了灯,胡亥的白发和红眸依然显眼,陆子冈在黑暗中看着胡亥的眼睛,知道他也许还有话要说,胡亥把那个仓鼠抱枕抱在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声音懒懒的,“其实以前我小时候父母不在,孙朔还没到我们家的时候,都是我哥做的饭,我小时候也没觉得有多难吃,之后孙朔来了,我就很少吃到我哥做的饭了,但孙朔是北方人,也不会做什么粥。后来有一次,剧组的厨子请了假,你帮着做了几天饭,其中一次煮的就是粥,之后我就再也喝不下我哥煮的粥了。”

  “如果你想喝的话,我回头还可以再给你做。”陆子冈静静地听着胡亥说话,胡亥很少在他们面前表达出什么特别的感情,他用冷漠的外表掩饰住了他的内心,他的过去,他和他哥的关系,都不为人知,他背负了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

  胡亥没有在说话,还是静静地看着陆子冈,陆子冈又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脸有点发红,庆幸现在已经关了灯,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今天谢谢你接住了我。”从树上掉下来结果只摔伤了胳膊这种理由只有医生会信了。

  真想是陆子冈在拿被汤远不小心弄到树上的竹篓时被里面的小白蛇吓到,没站稳摔了下去,所幸胡亥刚好路过,才只是伤到了胡亥的胳膊,陆子冈内心愧疚,就主动承担了照顾胡亥的任务。

  胡亥没说话,缓缓闭上了眼睛,陆子冈就也放松心神,睡了过去。

  事后据孙朔说,胡亥那时候哪里是刚好路过,他远远地听见了汤远的尖叫声之后,便以他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树下,才避免了陆子冈受伤,他看到胡亥伤了胳膊之后,第一反应还是询问陆子冈有没有事的时候,他恍然发现,胡亥的眼睛里已经装了一个陆子冈,尽管他本人可能还没有发现。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