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原创耽美】 土匪×少爷(一)

  谢斐用被绑着的手笨拙地将一个软垫垫在容颜苍白的女子身后,防止昏迷的女子被因马车的颠簸而磕到。谢斐叹了口气,觉得这位姑娘,他青梅竹马的穆家独女 穆颜也挺倒霉的,父母去年意外身亡,又患有重疾,她的其他亲戚便以谢穆两家早有婚约,硬是将她送到了谢家, 谢家二老可怜穆颜的身世,便把穆颜收为义女,又让谢斐带她来找一位神医调养身体,没想到路上却遇到了强盗,拿走了钱财不说,还要抢人。

    谢斐只在年少的时候和管家学过一些花拳绣腿,后来生了一场重病,现在也没有根除,只能学些书本知识打发时间,哪里能是这群强盗的对手呢?所以最后争执的结果就是他被一并绑走了。

  谢斐又叹了口气,思考以后要怎么办,可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他低说声对不住,将穆颜身上的挂着的香包拽下,乘那些人都跑到前头的时候将香包从窗户扔了出去,谢斐记得他父亲曾怕路上出意外,曾把一把好刀藏在了马车里,他向后靠去,摸索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盒子,确认刀还在里面后,又小心地把它藏好,他一面感叹父亲真是思虑周全,一面又觉得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他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再好的刀,他能用的了吗?不过是让那些强盗们下手更利落罢了。

  穆颜还在昏迷,谢斐其实知道他父母是什么意思,若是穆颜能治好了,就直接把她嫁给他,既了结了他的婚事,又能找到一个让他们二老都喜欢的儿媳;若是治不好,就将她风光大葬,也算对得起两家的交情。

  可谢斐知道自己不想和穆颜成亲,一是他们二人自幼相识,除了兄妹情意就再也没有其他了,二是他自己身上还有重疾,虽说现在只是不能像别的男人那样干重活,但保不齐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穆姑娘也是如此,两个病秧子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呢?

  谢斐还在胡思乱想,马车的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谢斐从窗户里向外张望,见有另一队人马挡在了前面,仔细查看周边环境,想起这里前几年来了一伙山贼占山为王,领头是一对兄妹,平时只跟过路人抢些钱财,基本不会伤人,来了之后反而还赶走不少强盗。

  谢斐还想再看清楚些,无奈读书看伤了眼,只能依稀看清站在最前的是一个红衣女子,他凑到车厢的前面,小心地撩开车帘望外看,那些强盗都戒备地看着前面的队伍,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强盗头领率先向前几步,向红衣女子一抱拳,“不知道陆姑娘为什么要拦着我们的去路?”红衣女子也一抱拳,笑盈盈地说:“张爷别来无恙,今天生意还好?”
  “不过是点蝇头小利,勉强糊口罢了。”

  “这样啊,”红衣女子身边有两个人抬着一个箱子走向前,箱子打开,里面尽是些珠宝,“我哥知道各位的收入不怎么好,特意让我来犒劳各位兄弟。”

  “陆姑娘有什么事就再说吧。”

  “张爷爽快,整箱财宝您都拿去,但这辆马车里面的人和东西都留下,要是不行的话...”红衣女子一摔马鞭,身后的人齐刷刷都拿出了武器,很有震慑力,谢斐早就听说这伙山贼训练有素,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面对这样的场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做。所以那位“张爷”立马就让属下搬起箱子,一伙人便走了。

  红衣女子让后面的人把武器收拾起来,下马走到了马车前,谢斐对发生的事情还有些茫然,却还是从马车里出来了,他的手还捆着,只能别扭地向红衣女子一拱手,“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红衣女子拿出随身的小刀帮谢斐割开了绳子,“好说好说,我叫陆歌,你叫什么名字?”谢斐活动着酸痛的手腕,“在下谢斐。”陆歌一笑,谢斐背后一凉,“那就没错了。”

    说完,一把就将谢斐推进了马车,谢斐还没反应过来,陆歌就已经坐在了车辕,一挥马鞭,“回家喽!”后面的人自觉的牵着她的马,浩浩荡荡地跟着她上了山。

  陆歌驾起马来比之前还要快,谢斐扶住差点摔下去的穆颜,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啊!先被强盗打劫,又被山贼掳上了山,还有人比他跟倒霉吗?

  等谢斐就得自己的眼前都开始冒星星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谢斐撩开车帘,看见陆歌跑向一个抱着一堆草药的人,估计就是她哥,谢斐的脑子还有些乱,下车的时候一脚踩空,在陆歌发出惊呼的时候,她身边的人已经跑向谢斐将他稳稳地接住了,谢斐的鼻间充满着陌生的药草香味,两眼一黑,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