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胡亥,管好你家鸣鸿!②

*对旧文有了新的灵感,不要怀有太大的期待,很可能会坑

-----

  哑舍很安静。毕竟里面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陆子冈眼睛看着书,脑子里却什么都没记住,他用余光小心翼翼地打量和他中间只隔了一张桌子的胡亥,胡亥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正好挡住了陆子冈的视线,判断不出来到底只是犯懒所以选择了这么一个姿势,还是真的睡着了。

  陆子冈将书翻到了下一页,他觉得他快要待不下去,他不擅长处理这种两个人相对无言的状况,他能和医生聊街上新开的糕点铺,和老板聊古书上的看到事,但他能跟胡亥聊什么呢?聊聊他当年是怎么把秦朝败没了,还是聊聊我之前去过你的“墓”,那儿的画像和你一点也不一样?陆子冈觉得他把这些话说出口后,离成为鸣鸿的口粮也就是几分钟的事。

  正当陆子冈觉得自己都快成古董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陆子冈觉得没有比他手机铃声更动听的声音了,来电显示是老板,好的,他的救世主来了。

  陆子冈按下接听键,老板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背景有些掺杂,连带着老板的声音都有些断断续续,陆子冈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果然老板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子冈,你现在马上去我之前给你看过的那个古地图上有标记的地点一趟。”

  陆子冈脑子断路了一下,然后迅速地从柜台里找出那份地图,老板向来沉稳,这么直接地和他提条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地图,意外的保存的很完整,但基本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信息,所以陆子冈根本无法判断这上面的地点,跟别提是到那里去了。

  “子冈,不用担心去那儿的问题,”仿佛是知道他的想法,老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会联系胡亥让他带你去的。”

  “吾就在这儿。”胡亥从陆子冈的手里拿过手机,陆子冈开了免提,电话的那端却沉默了,陆子冈才想起来胡亥还在这里,……他回头要怎么和老板解释胡亥出现在哑舍这件事。

  不过老板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在短暂的安静后,手机那边老板又开始说话了,“你一定能辨认出那个地点,你的任务就是带陆子冈安全的去那里。”

  “吾没有必要听汝的话。”被下达任务的胡亥显然很不高兴,老板明显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但他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话,“扶苏最后留了一份书信给你,它现在在我这儿,你想知道写了什么吗?”

     扶苏被老板的师父安置在一个玉偶中,虽然不能使扶苏复生,但安魂养魄几百年,也能重入轮回道,老板和胡亥他们这种人最不怕等,到几百年后就是另一种情况了,要做什么,就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了。扶苏入玉偶时,身边只有老板和他师父,老板身上说不定真的会有扶苏托付的东西,写信也很符合扶苏的性格。

   胡亥的沉默已经很好的回答了老板的问题,陆子冈查看着那份地图,对自己接下来的日子感到担忧,万一胡小公子突然变卦,他到时候怎么办啊?但当他看向胡亥的眼睛时却打消了这些顾虑,他看见胡亥那双赤眸里有了点亮光,像是在漆黑的夜晚中亮着的一颗星星,那是他追逐了两千年的执念,就算只有一点可能,也绝对不会放手的。

  老板的声音将陆子冈引回来,好吧他承认刚才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但又具体说不说是什么,所以只能暂时压下来,等以后去解决。老板之后提醒陆子冈穿厚点,保护好自己便挂了电话。

  穿厚点,是去很冷的地方吗?陆子冈从他的行李箱里找出了几件厚衣服,幸好天气已经转凉,他已经提前把冬天的衣服拿来过来,后来事实证明陆子冈这个猜想是正确的,但他还是后悔当时没有再多穿点。

  穿戴好的陆子冈转身看向胡亥,对方只是回去把黄巾取了过来,剩下的什么都没拿,他向来如此,独自一个人,拿着把大黑伞,身后跟着只小赤鸟,这就是他的所有了。

  外面的阳光射进了屋内,胡亥提前打开了黑伞,他的面容藏在阴影之下,只有一双红眸和满头白发依旧醒目。

  陆子冈轻轻抚摸着三青的羽毛,“就拜托你来看管哑舍了。”三青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手心,鸣鸿长鸣一声落到胡亥肩膀上,陆子冈握住胡亥手里的黄巾的一角,另一只手拿着地图,胡亥看向地图,嘴里轻念了一个地名。

    在陆子冈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身边的环境就突然转变了,扑面而来的冷气一瞬间就打断了他的思维,他伸出手,看见雪花落在掌心,没有融化。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