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鱼汤

*同居系列
*后续已补

-----

  陆子冈拿着菜刀比划着案板上的鱼,他以前基本算是吃食堂的饭长大的,后来离了单位帮老板看店,也常常是到外面买现成的,现在搬到了胡亥这里,看着胡亥给他备齐全的厨具,觉得要是还吃外面的总归一些别扭,就尝试着开始做饭。

  许是因为来自父母和家乡的天赋,陆子冈做起饭来也是有模有样的,蔬菜之类自是不用说的,陆子冈只有铻刀没有锟刀,便把菜刀当做锟刀,用蔬菜先练练手。

  但菜里总归是要有些荤腥的,而切肉和切菜完全是两种感觉,陆子冈用了一些时间才让自己适应下来。

  陆子冈把鱼下了锅,鱼汤还需要炖一段时间,陆子冈洗干净了手,却还是觉得身上都是鱼腥味,想到自己卧室里还有些香料,便上楼准备找些香料燃了去去味儿。

  准备下楼的时候却看见胡亥的储物室没有上锁,想来是胡亥之前进去拿了东西又走的匆忙便忘了上锁。其实储物室里放的大多是胡亥收藏的刀,两人相处了大半年,胡亥和陆子冈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胡亥只叮嘱陆子冈千万别碰那些东西就行了。

  其中缘由陆子冈也知道,当年夏泽兰不就是因为铻刀沾血,护身的玉器又不在,才丧命的吗?旧事又被想起,陆子冈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后悔了,想来是已经放下了。

  但等陆子冈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进入储物室了,刀都被整齐的放置在架子上,陆子冈索性细细端详起那些凶器,有些刀刃处有淡淡的褐色,应该是用过的,和这么多凶器相处这么久,胡亥的身体不会有事吗?他第一次握到的时候是否也会害怕呢?虽然已经知道胡亥和老板都已经不是常人了,但没理由的陆子冈心底却有些担心胡亥。

   直到底下的厨房传来不对的气味,陆子冈才想起鱼还在锅上顿着呢,急忙下楼去看鱼顿得怎么样了。等到陆子冈挽救了那锅差点焦掉的鱼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那些刀里...好像没有当初他在六博棋院里用的那把柳叶刀啊?

  没等陆子冈想清楚,胡亥竟然已经回来了,还没入夏,天气阴晴不定,这几天竟又开始降温了,胡亥身上一身寒气,他自己不知道冷,陆子冈却是被他冻得打了个寒战。

  陆子冈正在盛鱼汤,见胡亥没有立刻回房,便也帮他盛了一碗,照胡少爷那个脾气不一定会喝,但驱驱寒还是好的。

  两人坐在餐桌上,虽然都不说话,但也不显得尴尬,这是两人这半年里磨合出的默契。

  等到胡亥身上的温度不那么寒冷的时候,陆子冈也吃得差不多了,陆子冈以为胡亥就要上楼了,便拿着碗筷向厨房走去,余光一瞥,却看见已经准备回房的胡少爷端起碗喝了一口鱼汤,嘴角有点淡淡的笑容,微不可闻地说了句“还不错”,之后便上楼去了。

  在厨房的陆子冈的嘴角不自主地上扬,在意识到自己因为被胡少爷夸奖了厨艺而开心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被那个胡少爷夸厨艺 好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吗!陆子冈内心咆哮道,但嘴角的笑容却是没有消下去半分。
  
  当陆子冈能得心应手地炖一锅美味的鱼汤时,他给胡亥准备的礼物也完成了。

  陆子冈打开一个古朴的木盒子,里面整齐的码着几块玉料,是老板送给陆子冈作为看店的报酬的,见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玉料,陆子冈也就坦然接受了。

  陆子冈拿起上面的几块完整的玉料,拿出底下一个已经雕好的小玉件,刻了一只精致的貔貅,他最后又仔细修理了几下,觉得满意了,便又将它放回了盒子,把盒子的锁扣上了。

  夏天天亮的早,在日出之前胡亥便回来了,陆子冈有早起的习惯,日出之后去照看哑舍,所以他们平时相处的时间又多了一些。

  陆子冈细细想来,老板和医生在外面辛辛苦苦地找古董,胡亥看着也有不少事情,似乎就剩他一个人无所事事,平时便也勤奋的研究着古书,希望能在以后给他们提供些帮助。

  陆子冈向胡亥提起把那个盒子和那些刀放在一起时,胡亥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之后便急匆匆的出去了,陆子冈松了一口气,虽说这件事对胡亥没有坏处,但胡亥拒绝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胡亥很那些刀,谁会允许一个外人把他的东西和自己的宝贝放在一起呢?

  他向老板询问过是否能用玉器来抑制刀的邪气,在短暂的沉默后,老板给予了肯定的回答,陆子冈便决定要把那些玉料拿过来,陆子冈告诉自己,是因为他现在和胡亥一个屋檐下生活,胡亥出了什么事他也会有麻烦,所以才会做这些,但真正的原因是不是这样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胡亥手里左手拿着沾湿了的白泽笔,右手抚摸着那只玉貔貅,眼底的情绪有些复杂,他打开房间里的暗格,取出了一把柳叶刀,正是陆子冈当初用过的那把,他把六博棋留在了天光墟,却鬼使神差的留下了这把刀。

  胡亥把刀和玉都放回原处,关上了储物室的门,在楼上看着这个因为有活人居住而变得不一样的房子,陆子冈出去的时候把屋子里的窗帘都拉住了,但还是有一线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处进入这个黑漆漆的屋子。

  胡亥突然想喝汤了,想喝陆子冈做的那碗鱼汤,不咸不淡,温度正好。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