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论汤远小朋友的生日是用来干什么的

  “陆叔陆叔。”汤远拽拽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的陆子冈的衣服,陆子冈从书里抬起头,看见汤远脸上洋溢的笑容有些心惊,这小祖宗又有什么鬼点子,“有什么事吗?”陆子冈尽量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今天是我的生日嘛,所以...”汤远点了点手指,满怀期盼的看着陆子冈,依旧是单身的陆子冈实在是无法抵抗一个孩子的期盼,尽管这个孩子的聪明已经不算是一个孩子。
  
  陆子冈站起身来,“那我出去给你买礼物。”“不用不用,”汤远拽住准备出门的陆子冈,“陆叔你帮我雕块玉就好了。”汤远将一块玉料和一张图纸塞到陆子冈手里,“今天二师兄和医生叔也会回来,我去订蛋糕了!”说完,便风一般的跑出了哑舍。
  
  陆子冈挠挠头,坐下来研究图纸,手里的玉料手感不错,想必也是挺珍贵的,感叹老板的师父收的徒弟一个比一个奇怪,陆子冈研究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锟铻刀准备雕玉,却突然想起,没拿钱,汤远拿什么去订蛋糕?
  
  等陆子冈雕完玉的时候,他的手机才响了,汤远说没拿钱,有一个好看的大哥哥帮他付了钱,麻烦陆子冈过来一下。陆子冈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个孩子,陆子冈找了个盒子把玉石放进去,随手放到了柜台上,老板和他说过门的奇特之处,所以大白天的也不用怕被人偷走。
  
  陆子冈按照汤远给的地址找到了蛋糕店,汤远扑到陆子冈身上说:“陆叔你终于来了!”陆子冈却只看到了同样坐在沙发上的胡亥,随身携带的大黑伞正放在他的手边,上面还有着鲜红的龙纹,想来是之前陆子冈送给他的那把。
  
  陆子冈试探性地开口,“胡少爷,好巧,你也来买蛋糕?”胡亥淡淡地“嗯”了一声,陆子冈却见他身边并没有蛋糕,汤远适时的回答了陆子冈的疑问,“这个大哥哥也是来买巧克力蛋糕的,不过这里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大哥哥让给我了,发现我没带钱还帮我付了钱,还陪我一起在这里等你来。”陆子冈看向胡亥,后者已经拿起伞准备走了。
  
  “等一下,”陆子冈对胡亥说,又低头对汤远说,“你先回哑舍去等老板他们,我有点事要处理。”汤远点头,向哑舍的方向走去。胡亥被陆子冈叫住,静静地等着陆子冈安排汤远。陆子冈转头看向胡亥,后者也在看他,“胡少爷,谢谢你帮汤远,街角有一家也很不错的蛋糕店,不如也让我请你一次吧。”
  
  在陆子冈的注视下,胡亥缓缓地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陆子冈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竟然和那个胡少爷去蛋糕店一起吃了蛋糕,还简单地聊了几句,大多是关于一些鸣鸿在哑舍里和三青的一些有趣的事,虽然大多数陆子冈在说,但胡亥也会认真地听着。
  
  分别的时候,两人说了再见之后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陆子冈走了几步,却突然转身看了一眼,胡亥也正好回头看了一眼,两人目光交接,胡亥对陆子冈笑了一下,就转身走了,陆子冈愣了一会儿,也转身走了,陆子冈看着已经开始下落的太阳,天边的云霞很美,但不如胡少爷的那一笑给他带来的震撼,陆子冈想,这个小公子也没有那么难以接触嘛,其实也就是个孤独了三千年的孩子罢了。
  
  回到哑舍的时候,老板和医生已经回来了,蛋糕留了一些给陆子冈,大部分都被医生和汤远吃了,陆子冈说自己已经吃过蛋糕了,老板看向陆子冈,笑容里有些深意。陆子冈脸有些红,想来汤远已经和老板说过他和胡亥出去的事了。 里屋里传来医生和汤远的声音,估计是他们两个在玩游戏,陆子冈看着老板,老板温柔地注视着里屋的方向。
  
  陆子冈和老板在外面坐了一会儿,就到他的屋子里睡觉了,哑舍的占地面积也不小,当初老板装修的时候也特意留了几个屋子当卧房,陆子冈来看店之后自然就住了进去。
  
  陆子冈结果老板的屋子时,看见汤远躺在医生的肚子上睡着了,老板取来毯子盖到他们身上,就有出去收拾古董了。陆子冈摇摇头,尽量把脑海里“一家三口”的想法赶出去,他觉得自己身上单身狗的清香越来越浓了,诶,怎么好像还有一股巧克力的香味呢?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