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新年

*不算是元宵节贺文,只是剧组系列的一个过渡,胡陆戏份少

-----

  “老板,还有多久才到啊,我快饿死了!”医生坐在副驾驶问正在查看线路图的老板,老板理了理方向,“还有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就到了。”

  车后座的门被打开,胡亥扶着陆子冈坐到车里,医生递给陆子冈一瓶矿泉水,“炉子你还好吗?”陆子冈接过矿泉水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好些了,”复又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想到都这么了还会晕车。”胡亥拿出手机安顿让那边准备好药品,老板启动了发动机,尽量平稳地开着车。

  今年剧组拍戏拍的时间太晚了,人们都准备在这儿过年,有人就提议干脆就一块过年算了,反正剧组里的人都是熟人,今天正月十五,正好扶苏刚从外地回来了,就请了他们一起去自家的饭店吃饭。

  车在一家规模很大的饭店停下,扶苏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老板和医生去停车,陆子冈下车之后被初春的风一吹,别觉得头清醒了些,胡亥将围巾围在陆子冈身上,“小心着凉。”陆子冈点点头,胡亥牵着他的手走向门口,胡亥的手有些凉,陆子冈忍不住将胡亥的手裹住,企图让他暖和一些。

  扶苏站在台阶上无语地看着向他走过来的两个人,他现在是不是该说一句“有请两位新人走上红地毯”?当然吐槽归吐槽,良好的家庭教养还是让扶苏保持着微笑,胡亥看着刚从外地回来的扶苏,有很多话想和扶苏说,但却一时无法表达,只是低着头叫了声“哥。”

  扶苏看着胡亥的样子有些无奈,他伸手摸了摸胡亥的头发,“亥儿长大了,”胡亥的眼圈已经有些红了,扶苏拍了拍胡亥的肩,“进去吧。” 胡亥向前走了几步,但没有进门。

  陆子冈站在门外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扶苏,之前只是在老板和胡亥嘴里听说过,他和胡亥的关系扶苏应该已经知道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

  扶苏上下打量着陆子冈,陆子冈的一些资料他已经了解到了,是个还不错的男人,直视着自己的眼睛里也是干干净净的,手攥得很紧,是在紧张吗?扶苏笑了笑,对陆子冈说,“你还不错。” 别人的意见他不在乎,这是胡亥认可的人,他自然也会认可。

  陆子冈心里的大石头一下子落了地,他像胡亥一样叫了扶苏一声“哥”,扶苏也笑眯眯地拍了拍陆子冈的肩,“进去吧。”胡亥这才拉着陆子冈的手进去了。

  扶苏感叹一声弟大不中留,就看见老板和医生走了过来,扶苏觉得自己的笑脸维持不住了,好的,又是一对恩爱狗,他为什么要在元宵节给自己这么大一碗狗粮。

  扶苏带着老板和医生入了席,老板的师父和汤远已经待了有一会儿了,师父看见人到齐了,作为这里面辈份最大的,便宣布开席。

  师父,汤远,医生三个吃货遇到一起,对桌子上的菜发起了进攻,这家饭店是扶苏家开的,厨子也是扶苏特意挑选的,菜的味道自然是没话说的,三人吃的不亦乐乎。

  老板和扶苏在谈一些关于剧组的事,老板不时提醒医生小心噎着,扶苏看着老板和医生的交流,又看看身边胡亥在和陆子冈低声说些什么,对面的汤远师徒正在争摆盘的萝卜花,汤远还是个孩子,他师父也陪他闹。

  扶苏看着他们几个,心里也有些开心,有什么比你身边的人都幸福更好的事呢?等扶苏在回过神的时候,面前已经多了一碗汤圆和一碗饺子,上面放着一朵萝卜花,他抬起头,胡亥正在给众人盛汤圆,老板正在盛饺子,汤远笑嘻嘻地看着他,“大叔,看你面相,你来年会有桃花运哦!”

  扶苏的嘴角不自觉翘起,他举起杯子,众人也一起举起杯子,齐声喊道,“新年快乐!”

  窗外烟花灿烂,窗内合家欢乐。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