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发烧

*和之前同居那个是一系列

-----

  胡亥将手覆上陆子冈的额头,手下的温度明确的告诉他陆子冈生病了,他之前有事出去了几天,等回来看到的就是陆子冈这幅模样,浴室里未干的衣服表明这人是因为淋雨而变成这样的。

  胡亥皱眉,该怎么办?他自己已经是不会生病的身体,而陆子冈也没有在家里备常用药的习惯,而现在陆子冈的情况不容乐观,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额头有细汗冒出,还不时的低声咳嗽。

  胡亥犹豫了一下,拿出了陆子冈的手机,陆子冈的手机没有密码,胡亥打开锁屏却不想他自己的照片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还是很有辨识度的,胡亥嘴边撮着淡淡的笑意,这个傻瓜...

  但胡亥还是没有忘记他的目的,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医生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医生活力满满的声音传来,“是炉子啊!你和那个胡少爷的同居生活怎么样啊!”“是吾。”胡亥冷冷的声音一下子惊到了医生,那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就变成了老板接听电话 。

  “胡亥,你对陆子冈做了什么?”胡亥皱眉,他就这么不像好人吗?“他生病了,怎么办?”对面的老板松了一口气,告诉了胡亥一些药的名字,又告诉了他一些注意事项,让胡亥给陆子冈盖严实了,别让他着凉。

  胡亥一一记下,出去把药买了回来,陆子冈还有些意识,挣扎着起来自己把药喝了,迷迷糊糊和胡亥说了声谢谢,胡亥皱眉,低声说快点好起来吧,陆子冈喝了药便躺下继续睡了,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等过来一会儿,胡亥把手放到陆子冈的额头上看温度有没有变低,陆子冈感觉到凉凉的东西靠近,胡亥微凉的体温对于正觉得闷热的陆子冈来说特别舒服,所以陆子冈没有多加思索就握住了胡亥的手,胡亥被握住手的时候愣了一下,想起医生说不能忍陆子冈着凉,但见陆子冈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迹象,便也任由他握着了。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陆子冈的身体才好转,等他一睁眼的时候就看见胡亥靠着他的床边睡着了,自己的手还握着胡亥的手,陆子冈尴尬地收回手,发烧的时候只记得有个凉凉的东西靠进,又很舒服便握着了,没想到原来是胡亥的手啊...

  胡亥在陆子冈松开手的时候醒了过来,他站起来舒展一宿没动的四肢,偏头看向正起身喝水的陆子冈,“身体好了?”陆子冈低头,“好多了,呃,谢谢你的照顾了,胡亥。”陆子冈诚恳地和胡亥道谢,胡亥听到自己的名字被陆子冈叫出时,心里有点莫名的愉悦,他点头表示听到了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子冈掀开窗帘的一角,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生活,洗脸的时候陆子冈突然又想起那双微凉的手,其实那个胡少爷也是个温柔的人啊......
  
  

评论(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