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御剑情缘】 浮世缘

*以前晋江征文活动的文章,顺手发了
*天罡 萧弈峰
天煞 凌风

-----

  凌风自从来到这个大陆之后,见过了许多人,有善良的妇人,有爽朗的大汉,有斤斤计较的小贩,也有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人类会为了所谓的爱情、友情、亲情而干出一些他无法理解的事情,这让他感到又新奇又疑惑。

  走着走着却感到有什么东西撞到了腿上,低头一看,一个挎着花篮的小姑娘被前面的人不小心推到在地,他伸手将这个小姑娘扶起,小姑娘抬起头和他道谢,声音脆生生的,一点也不怕人,小姑娘好奇地看着他头顶的耳朵,问:“大哥哥,你的头上为什么有耳朵啊?”

  凌风愣了一下,说:“看起来很怪吗?”

  小姑娘点头,:“像小龙和我之前在森林里见到的那只狐狸。”

  “小龙?”

   “小龙是一个小乞丐,是我的朋友,他人很好,会帮我一起采花。”小姑娘将花篮抬高让凌风看到。

  凌风低头问她,:“朋友?有朋友很好吗?”

  小姑娘点头,“当然了,大哥哥你没有朋友吗?”
  凌风摇摇头,“我刚来这里,没有朋友,我也不需要朋友,我只想要变得强大。”

  小姑娘歪头看着他,“可是交朋友和变强大并不矛盾啊?”

  凌风不语,小姑娘鼓起了腮帮子,将一把花塞到凌风的手里,转身跑远,回头大喊,“大哥哥你一定会改变这种想法的!”凌风看着小姑娘跑走,远处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在向她招手,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花,会吗?

  他又走了一阵,突然听到空中有凌厉的破空声,直奔自己而来,他将身后的武器握在手中挡住了这一击,也看清面前的人是一个女子,双方同时向后撤了一步,仅一招,双方实力的差距就已经清楚了,女子咬咬牙,上前接着攻击,凌风见她实力不如自己,本不欲与她交锋,但是见这女子招招带狠,便与她打斗起来。正打到激烈处,却见眼前女子一个闪身便到了自己身后,挑起他的宝裹便欲走,凌风伸手拽住女子衣袖,却不想竟把这女子半边衣袖扯了下来,那女子羞红了脸,凌风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感到身后有人靠近,凌风一转头,看见一个硬朗的青年正瞪着他,道:“这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扯人姑娘家的衣袖。”显然是误会了,凌风正欲解释,那青年不由分说便发动了攻击,那女子见状迅速运起轻功转身逃走了,凌风转身欲追,身后青年却将他缠住,凌风气也上来了,和青年打斗起来。这青年和凌风实力不相上下,凌风和青年皆是许久未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二人越打越高兴,两人打了一天,直到均累趴在屋顶上才停下。

  在屋顶上,凉爽的晚风将二人的头脑都吹得清醒些了,凌风将事情的缘由告诉青年,青年这才知道自己误解了凌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向凌风道了歉,并保证一定会帮凌风将包裹拿回,凌风也就将这事先放下。青年将凌风暂时带自己休息的客栈安顿,因青年的盘缠也不多,二人便在一间屋子内休息。

  夜半,青年突然道:“我叫萧弈峰,你叫什么名字?”

  “凌风。”

  “很好听的名字。 ” 黑暗中,凌风感到身边的人笑了一下,他转过身,看着窗前的月光照在睡在外侧的人的脸上,一双眼睛亮晶晶,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他撑起身子,坚定且认真地说:“我要追求更高的修行。”萧弈峰笑意不减,“彼此彼此。”

  “咱们算是朋友吗?”

  “当然,”萧弈峰顿了顿,“也许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会有,”萧弈峰对凌风眨了眨眼睛,“我这个人感觉一向很准。”

  凌风躺下,重新盖上被子,“也许吧。”

  过一会儿,便只剩下了浅浅的呼吸声。

  窗外,月明星稀,温柔似水。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