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 华灯·暮

*在校学生设定
*因学校今年的彩灯太好看产生的脑洞
*双向暗恋

-----

  下课铃终于响了,人们三三两两的簇拥着走出班门,陆子冈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医生早就拉着老板去食堂了,在心里默默吐槽医生见色忘友之后,他的眼神落在了刚刚睡醒的胡亥身上,他轻咳一声,“胡亥,一起去食堂吗?”

  刚睡醒的胡亥揉揉眼睛,淡淡道,“我让孙朔帮我从外面订了饭。”陆子冈想了想那个自称是胡亥的管家的男人。他叹了口气,唉,看来要一个人去食堂了,正在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胡亥又说话了,“我也让他帮你带了一份。”陆子冈回过身震惊地看着胡亥,胡亥瞧见他的样子,声音里有些不满,“你难道不愿意?”陆子冈连忙摇头,笑话,有人会为和自己的心上人吃饭而感到不乐意吗?

  孙朔还有一会儿才到,胡亥和陆子冈就静静地在班里等,陆子冈面前摆着复习资料,可是他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胡亥就坐站在窗户边,不知道是在等孙朔还是在看着外面的彩灯。今年寒假补课,上完明天的课才算是放假,不知道是不是今年彩灯便宜,学校往树上挂了很多彩灯,有好些树上还挂了红灯笼,晚上亮了起来之后,煞是好看,到真有了几分过年的气氛。

  等过了一会儿,胡亥转身对陆子冈说,“孙朔拿来饭了,咱们要不去楼底下吃饭吧。”陆子冈被他突然的转身吓到,愣了两秒才楞楞地点头。

  已经过了立春,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但仍是冷得很,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胡亥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垫子放在台阶上,垫子不大,两个人坐刚合适,看见陆子冈疑惑的眼神,胡亥轻咳一声转过脸,“从家里随手拿的。”

  陆子冈打开饭盒的盖子,掰开一次性筷子将面条挑散,却看见胡亥只是拿出了一盒蛋糕,胡亥拿起叉子叉起一小块放到了嘴里,陆子冈迟疑了一下,问“你不吃饭吗?”胡亥将嘴里的食物咽下,“没食欲。”见陆子冈仍是面带担忧的看着他,胡亥轻笑,“没事的,哥哥和孙朔会调理好我的身体的。”
   
    胡亥的哥哥,陆子冈知道,他的哥哥是一个很儒雅的男子,待人也不错,现在在大学里主攻管理,还为了胡亥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专门报了一些医学方面的课程,而胡亥更是对他这个哥哥十分崇拜,这种兄弟情让身为独身子的陆子冈很是羡慕。

  胡亥吃了几口蛋糕便不再吃了,抱着膝盖看着树上的灯笼,陆子冈和胡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陆子冈边吃饭,边偷偷瞄胡亥,红红的灯笼将校园照成了红色,也将胡亥白皙的脸庞照成了淡红色,他长长的头发束了起来,但仍有一些铺在了垫子上,显然被精心打理过的头发看起来就会觉得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而在刚入学的时候也曾被一些不良少年误以为是女生,而他们的下场是被胡亥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徒留想要助人为乐的陆子冈尴尬地围观着一切,事后陆子冈回忆说:“天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能将几个五大三粗的男生打倒呢? ”

  胡亥下楼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薄外套,陆子冈略一思索,还是穿上了冬季校服并把胡亥的校服一起带了下去,事实证明陆子冈是正确的。胡亥披着冬季校服,里面的外套也没有好好拉好,露出来里面的白衬衫,每一个扣子都整齐地扣好,勾勒出年轻的躯体,虽然和陆子冈同龄但却比陆子冈矮了一截,据孙朔说是不好吃蔬菜所造成的,陆子冈当时很想提醒正在揭胡亥短的孙朔他身后胡亥的杀气都快凝成实体了,后来直接导致胡亥使劲耍少爷脾气,折腾了孙朔一个星期。

  陆子冈将餐具收拾好,见胡亥并没有要回班的打算,就又和胡亥坐到了一起,掏出随身带着的一本书翻看起来,胡亥仍是看着灯。

  过了一会儿,老板和医生从后操场溜达过来了,医生看着这两个人,微微偏头和老板说,“这俩人的气氛感觉好像不对劲啊。”老板却只是微笑不语,和正好看向他和医生的胡亥目光一交接,胡亥哼了一声便把头转了过去,老板仍然在微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说完便拉着一头雾水的医生走了。

  胡亥转过头看向陆子冈,“陆子冈。”被叫到名字的陆子冈略显僵硬地转过身,“怎么了?”回答他的是眼前突然的黑暗,胡亥用校服把他们两个人都罩住了,陆子冈能感觉到胡亥的呼吸,以及自己的心跳声,“陆子冈,”他听到胡亥说,“我心悦你。”回答他的是一句几乎微不可闻的,“我也喜欢你。”

  然后胡亥吻上了陆子冈的唇,甜甜的奶油味包裹住了陆子冈。良久,胡亥才将校服拿了下去,他看着陆子冈,嘴角不断扩大的弧度足以表达他的内心。陆子冈看着胡亥,再一次感谢红灯笼,毕竟他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脸和红灯笼一样红。

  陆子冈站起身来,轻咳一声转过头,“我们该回去了。”胡亥将垫子收好,自然而然的牵起陆子冈的手,拉着他进了教学楼,陆子冈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了,任由着胡亥拉着他,没有把手抽回来。

  身后的灯笼的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把两件校服染成了红色,像是两件漂亮的喜服,只待月老一根红线,牵起一对有缘人。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