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胡亥,管好你家鸣鸿!

*无意间找到了以前写的文,是看完哑舍三写的,那时候陆子冈在我眼里和医生差不多,和现在的风格差别较大,可能会有后续 

-----

    赤锁夫夫在新年的时候去度蜜月了,于是便让炉子来帮他们看店,考虑到自己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在哑舍里还能看到很多的珍贵的古董,以及老板是他上一世的恩人,炉子自然是没有异议的。于是,赤锁夫夫和谐的去度蜜月,而炉子则安静的看店,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去……才怪!

  哑舍很平静,这是大街上人们的想法。

  而在哑舍的房间里,炉子表示很淡定,他没有看见满室的鸟毛,他没有看见掉落在地的他早上刚放在盘子里的竹笋,他没有看到正在他头上环绕的两只鸟,嗯,他没有,他很淡定,非常淡定,他没有想把两只鸟关进笼子里,嗯,没有,绝对没有。

  炉子表示自己早上看到鸣鸿飞进来的时候不应该认为它和三青会和谐相处,不会把内房间弄乱的,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天真,但好在房间里除了一个鸟笼以外便没有其他的古董了,看来老板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专门留给三青和鸣鸿打架用的。

  安抚好两只鸟之后,认命的开始打扫房间,把地上的羽毛收集好之后,陆子冈觉得用这些羽毛做几个毽子估计能卖个好价钱,但玩笑归玩笑,这些羽毛怎么处理是个问题,扔了?三青一定会生气的,陆子冈同学正在认真的思考如何处理羽毛,在房间里四处寻找。老板既然能够料到三青和鸣鸿会打架,肯定也会想好了对羽毛的处理,呆萌的炉子同学如是的想着。然而炉子翻遍了房间的没有暗格之类的东西。也许老板也没有想好羽毛的归属,炉子叹了口气,还是先找个盒子把羽毛收集起来等老板回来再说吧。

  炉子转身正准备去找个盒子,然而当炉子踩到了一块微微凸起的瓷砖时,就见瓷砖瞬间亮了起来,然后就见一个兽首人身的怪物出现在了炉子的面前,依照面前怪物的长相应该是山海经中的环狗,没想到山海经中的怪物真的存在啊,炉子同学看着眼前的怪物感叹的说……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喂!!!!!先想想怎么把环狗关回去再思考山海经里的怪物是否真的存在啊!

  炉子刚欲把锟铻刀拿出来,却悲催的发现自己好像把刀放在哑舍的柜台上了,炉子同学看着步步紧逼的环狗欲哭无泪,自己的身后只有墙壁了,三青和鸣鸿被自己关在笼子里带到房间的外面了,现在没有人可以救自己了,炉子索性闭上眼睛,想着不知道老板回来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自己没有亲戚在这世上了,估计要麻烦老板帮自己处理后事了……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过了一段时间环狗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炉子睁开眼睛发现环狗维持着咬人的动作,可是却无法咬下去,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禁锢这。看着差一点就要碰到自己脖子的尖牙,炉子无比感叹自己真是福大命大,顺便在心里默默祝福老板能够与医生度过一个美好的蜜月。

  炉子摸索着房间的瓷砖,试图找到可以把环狗再关回去的机关,而在陆子冈同学蹲下认真去寻找机关的时候,施加在环狗上的禁锢却突然破碎,环狗再次向炉子扑去,而当炉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却仍然找不到机关所在,冷汗随着脸颊流下。

  “啾——呀——”

  响亮的鸟鸣声在身后响起,陆子冈诧异的回头,看到了一把通体赤红的长刀,再往上看,便是长长的风衣,有白发从眼前飘过,陆子冈同学觉得脑子里有点乱,手握鸣鸿刀,并且拥有白色长发的只有一个人——胡亥!

  “赶紧找到机关,把环狗关回去”胡亥清冷的声音传来,陆子冈回过神来,接着寻找机关,终于在角落里摸索到了一个凸起的按钮,毫不犹豫的按下去,环狗身下的瓷砖赫然间亮起,面前的环狗瞬间消失,房间再次恢复原状。

  陆子冈靠着墙坐了下来,伸手抹掉额头上的汗珠,感叹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看来对待哑舍里的东西还是不要太掉以轻心了。

  胡亥手上的鸣鸿刀已经重新变回了小鸟,站在胡亥的肩膀上梳理自己的羽毛,刚才它可是挡在自己主人的面前吓退了那个怪物呢,主人一定会表扬它的,晚上就会有牛肉干吃了,想到这,鸣鸿叫得越发欢快。

  然而胡少爷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伸出手示意陆子冈站起来,陆子冈犹豫了一下,握住胡亥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胡少爷,今天的事谢谢你了。”陆子冈没想到胡亥竟然会救他,毕竟他至今想到六博棋的事情心中都不免打了个寒战。

  “吾只是早上的时候发现鸣鸿不见了,所以来找它的。”

  那他应该感谢那个小祖宗吗?陆子冈嘴角抽了抽,环视四周,入眼一片狼藉,他刚打扫好的房间啊喂!看来他还得再打扫一次,不过在这之前……

  “胡少爷,你不打算带鸣鸿走吗?”虽然这么对自己的“恩人”说话不太合适,但是和这位胡少爷同处一室,他压力很大啊喂!

  “吾暂时不会走。”

  “?????”

  “鸣鸿还想和三青玩一会,”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