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胡陆】双月佩

  陆子冈心不在焉的擦拭着哑舍的桌子,眼睛不自觉的飘向柜台,柜台上有一个用檀木做的盒子,陆子冈一想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便觉的脸上发烫,他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走向柜台。

  陆子冈伸手打开了盒子,取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只半月型的玉佩,他投过灯笼的光慢慢的端详,灯笼的光将手中的玉佩映成朦胧的黄色,正面是一棵桂树,在一朵朵盛开的桂花中,暗暗藏了他自己的名字,翻转过来,是一把长长的刀,右下角刻了两个字--鸣鸿。

  他将柜台的抽屉打开,拿出了一个同样是半月型的玉佩,正面刻了一只捣药的玉兔,背面是几棵竹子。陆子冈将两块玉佩放到一起,严丝合缝。
 
  前几天陆子冈在玉料市场闲逛时,看到一对上好的原石,他掂量着玉料,摊主说这是一对天然形成的玉佩,若是找个雕刻好手雕好了,可以作为定情信物送给心仪的人,心仪的人吗?他的脑中闪过一抹白色,等他再回过神时,手里已经握着那俩块玉石了。

  做好的这一天正好是中秋,可惜因为时间问题,玉佩上只打好了孔,还没有系绳子。只希望他不要嫌弃才好,陆子冈心中想到。

  他再向门望了一眼,转身将灯熄了,借着手机的光,向内室走去,三青已经站在架子上睡着了,青色的羽毛中混着几点红色。不知道让三青去请胡少爷,他会不会来,陆子冈心中有些希冀,陆子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陆子冈洗漱好之后,边系着扣子边走出屋子,看着柜台上的盒子仍如昨天一样摆在那里,不紧有些泄气,但再想到那位胡少爷的性格却又觉得他不来才是他的行事风格。
 
  他打开盒子,想着大不了自己留着便是,但在看到盒中的东西之后猛的睁大眼睛,盒子里的是他留给自己的那个玉佩,而且已经系好了绳子,绳子做成了一个吉祥结的样式,下面是淡黄色的流苏,系了两个小巧的铃铛。他伸手拉开抽屉,里面的东西已经不在了。

  这么说,胡少爷不仅拿走了玉佩,还亲手为玉佩系上了绳子,他将吉祥结靠近眼睛细细地看,见手法并不熟练,莫非是胡少爷亲手做的?!意识到这一点的陆子冈不禁笑出声。见盒子里还有东西,他抽出一看,是一张锦帛,上面用篆书写了四个大字--中秋快乐,字如其人,一样的潇洒随意。陆子冈仔细的将玉佩收好,再看了一遍字条,陆子冈将它放到贴身的口袋里装好,轻咳一声,将傻笑收住,但嘴角仍是翘着。
 
  陆子冈将哑舍的门打开,看着街上陆陆续续有商贩摆开了摊子,和几个相熟的人打过招呼后,转身进入哑舍忙碌起来。

  转角,一个身着蓝色兜帽的人撑开黑伞离开,腰上的玉佩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晃动,一只红色的小鸟落在他的肩头将他的头发掖到帽子里,男子抬头,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庞和赤红的眸子。

END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