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月

沉迷冷圈,可能是只企鹅

【天丁】 花舞

注:小学生文笔,由于太久没看,肯定有很多bug,希望各位看官能指明出来,便于在下更改。背景果三。人物角度不固定,各位看官见谅。

-----

    当天下无贼掏出扇子准备唱《相信我》时,二楼的两个甘蔗兵已经准备好了花篮,就等背景音乐一响,他们就要开始撒花瓣了。

  其中一个甘蔗兵突然感觉到身旁有人靠近,他警惕地回头,看见了轻轻摇着羽扇的小果丁,甘蔗兵低声道:“见过少当家。” 小果丁点头表示听到了,问:“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甘蔗兵道:“回少当家的话,大当家准备迷惑果宝特攻们,小的们是要给将这些加了致幻剂的花瓣撒下助大当家成事的。”小果丁伸手示意甘蔗兵将花篮给他,“这事就由我来办吧。”甘蔗兵不敢违抗小果丁的命令,只得将花篮交于他。

  小果丁望下看,有致幻效果的花吗?在外围的果宝特攻都能被迷惑到,更何况是处于阵中央的天下无贼呢?

  甘蔗兵伸手递过面巾,小果丁摆摆手示意不用,父亲都没有用,他又有什么资格用呢?

 甘蔗兵替小果丁拿着羽扇,另一个甘蔗兵在看到天下无贼的手势后打开了播放器,小果丁将一把花瓣撒到空中。

 
  他低头望着天下无贼,这只是父亲为了夺回莲蓬的计划的其中一步罢了,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出现很多次,

  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将他安置在了草庐中,他记忆中的父亲总是会温柔的牵住他的手,直到最后一次,父亲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知道家族的任务是什么,所以他需要努力成长,直到能够帮助父亲,后来世上便没有了天下无贼之子,却多了一个隐居草庐的卧虫先生,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回来看望父亲,之后他就必须去协助果宝特攻,取得他们的信任,义姐已经出发了,他也要走了。

 他伸手将最后的花瓣撒到空中,天下无贼也送走了果宝特攻,他沿着楼梯下去,边远远地看着父亲的背影,父亲似乎高了些,也瘦了些。

 “小果丁,”天下无贼突然转过身,叫住准备离开的小果丁,“回来都不和我打个招呼吗?”

 小果丁动作一顿,转过身来,“父亲大人。”小果丁弯腰行礼。

 “今后在有别人的情况下就先不要叫我父亲了,以后见了面我们就是敌人,不用害怕伤到我,这是必要的。”

 小果丁咬住下嘴唇,默不作声。

 天下无贼伸手摸摸小果丁的头,“让你这么小就要执行这些任务是我做父亲的不负责,这些年你受苦了。”他的眼睛直视着小果丁,小果丁一抬头就撞进了那双深邃的眼睛,小果丁一直觉得天下无贼的眼睛很漂亮,里面有阴谋诡计,也有温柔儒雅,这是他的父亲,这是他一生都要追随的人。

 小果丁突然一下抱住天下无贼,天下无贼也回抱住小果丁,安慰似地轻轻拍了拍小果丁的背。良久,小果丁才放开天下无贼,他将发冠摆正,将羽扇摆在胸前,“父亲大人,我走了。”

 “嗯,照顾好自己。”

 “是。”小果丁转身离开,天下无贼一直看着小果丁消失在视野之外才回过神,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又是那个镇定英明的谋臣,下一步计划已在脑海中成型,他必须加快行动速度。

  天下无贼和小果丁,在两个不同的阵营中,同样的羽扇纶巾,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着。

评论

热度(22)